网约车启示:有怎样的商业思维就有怎样的未来 商业观察

秦朔朋友圈 2019-10-27 12:18:35



朱宇/文


10月8日,北京、上海、深圳同时发布了《网约车管理规定草案》,随后兰州、广州也先后发布了相似草案。微信圈炸开了锅,仔细阅读这些落地规定,对地方政府和我国出租车行业顿生敬重之情:他们是多么有涵养有文化,多么照顾民众的感情啊。不像美国政府那么简单粗暴,当年飞机技术发展到商用化阶段,铁路公司为了阻止航空公司的发展,游说政府通过一个法案,直接规定飞机不能搭乘付费乘客(paying passengers),一句话堵死你,你自己买个飞机玩玩坐坐可以,要把它当生意做,不可以,付费乘客只能坐我的火车。


看看,美国哪像我们还这么迂回礼貌地规定几座几厢、排气量、轴距、户籍、牌照什么的。  



不要混淆手段与目的


汽车发明后,马车行会到处宣传,这个怪物怎么能够和马比呢?马不会跑着跑着没油了,陷在泥里拔不出来了,或者忽然发疯似的撞向另一匹马把你撞死了;如果你喝醉了酒,抱着马头,老马识途,自动就把你送回家了。(有关新技术为什么这么难以被世人接受等内容,请参阅 威廉姆·伯格斯(Willem Burgers)所著《细节营销》一书,他对我的思想有着极大的影响,我给他做了近二十年翻译,我的很多观点都是源自他。)


电视机发明后,一开始买的人很少,因为没有什么电视剧可以看,为什么呢?因为电影制片厂为了阻止电视剧的发展,和演员签订排电视剧协议,你要是想在我的电影里扮演角色,必须承诺不出现在任何电视剧中。


迪士尼是例外,主动拥抱电视剧这个新事物,所以快速发展起来。为什么迪士尼主动拥抱新技术呢? 因为华特·迪士尼说,我的目的是为人们提供娱乐,先是有电影,我就做电影,现在有电视剧,也是一种娱乐手段啊,我就做电视剧,电影只是手段,娱乐才是目的。1954年,迪士尼在ABC(美国广播公司)电视节目时段播放经典冒险片《海底两万里》。1955年,加州迪士尼乐园开幕,主题公园是另一种娱乐手段,也是大获全胜,长盛不衰。 


迪士尼的成功说明两个道理,一是企业不应该为了保全手段而牺牲目的,不然就和手段同归于尽,很多当年死守电影死磕电视剧的电影制片厂都死了。这个道理在人身上也是一样,经常听到类似这样的故事:一个人十分卖力地工作,想为妻子创造富足,退休后一起周游世界,但他工作太卖力了,根本没有时间陪伴妻子、照顾自己,不到退休,妻子跟人跑了,自己身体也垮了,一辈子卖力工作换来的钱不够离一次婚、生一次病,在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痛苦中草草结束了不分目的和手段的一生。


据说,龙湖地产董事长吴亚军女士是这样激励新入职员工的,我保证我们龙湖的员工这辈子可以买得起一套房、离得起一次婚、生得起一场病。多么智慧的三一理论啊,女企业家比大多数男企业家要智慧得多。


现在很多企业家不顾健康干事业,殊不知健康是最大的事业。巴菲特多活一年,雪球多滚一年,市值增加上百亿美元。香港商界四大天王没有一个不长寿的,前一阵刚去世的郑裕彤老先生享年91岁。李嘉诚的身体现在还是杠杠的。总之,人和企业一样,不要混淆手段与目的。



企业格局体现在愿景上


迪士尼的成功说明的第二个道理是,企业领袖的思想有多英明,格局有多大,企业就能做多大做多久。格局体现在哪里呢?体现在企业确定愿景目标时要高远虚空。高远虚空才不会被眼前手段、短期利益蒙蔽误导,迪士尼如果当年确定的愿景是“成为世界一流的电影制片厂”,电视剧出现的时候,它可能就会像其他制片厂一样拼着老命去阻挠。而华特·迪士尼的目的是世界一流的娱乐解决方案提供商,所以就避免了保全手段牺牲目的的错误。


美国的铁路公司就犯了这个错。飞机商用化的时候,铁路公司手上大把大把的钱,如果铁路公司来投资创办航空公司,就没有后来这些航空公司什么事了。但是他们没有把钱去投资做航空,而是拿给政府进行空前地全面地深入地游说,最后还是螳臂挡车。他们认为自己的愿景是铁路运输,其实应该就是运输,就是把人和物从一点运到另一点,至于是用铁路还是飞机还是火箭,那只是手段。


明确了正确的使命愿景目标,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马云说,阿里巴巴内部高管就一些决策经常会吵得天翻地覆,谁也说不过谁的时候,他就会提醒大家再看一下阿里巴巴的使命“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阿里巴巴的愿景“生存102年”,大家就能冷静下来,纲举目张,如何决策,豁然开朗。如果哪天出现了取代互联网的新技术,让生意更好做,阿里巴巴肯定会张开双臂拥抱它,因为它的使命不是“做一个世界一流的互联网公司”,而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中欧校友、中骏集团董事长黄朝阳对高管的要求是“以未来定现在”,不知道怎么决定的时候,拉长时间维度,放在时间长河中看问题。其实也是一样的道理,就是不被一时一利所诱惑,不被手段束缚,看到愿景,看到目标,手段为目的服务,而不是倒过来。



出租车公司不要螳臂挡车,

滴滴也要履行责任


再说回网约车新政。出租车公司如果也能改变思维就好了。互联网只是一个手段工具,互联网之前出租车公司已经用电话实现约车、监管等功能了,为什么就不能用互联网呢?难道只能打电话约车不能网上约车?你是要保护电话公司吗?


其实出租车公司做网约车最合适,就像铁路公司做航空公司一样,有钱有牌照有经验。听说上海大众、强生等公司正在做这个事,拭目以待。


当然网约车不是简单地用互联网约车,互联网不仅改变了约车方式,也改变了司机、顾客、公司三者间的关系,改变了商业模式,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问题。外来人口啊,交通拥堵啊,偷税漏税啊,人身安全啊,甚至网络安全都扯上了。


《网约车管理规定草案》发布后激起的热烈讨论似乎分成两派,一派力挺传统出租车公司,一派力挺滴滴等公司。我发现我两边不靠,一方面我觉得出租车公司像当年美国铁路公司那样螳臂挡车,而不是积极拥抱利用新技术,混淆手段和目的,有点傻;另一方面,我觉得滴滴等公司打着所谓“互联网经济”“共享经济”的幌子不履行该履行的责任,也很不让人喜欢。


记得当时有媒体批评滴滴对司机资格审查不严等问题时,滴滴是这么为自己辩护的:“我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不可能在每一个城市都设立分支机构,像传统出租车公司那样去管理,否则,我们和传统出租车公司有什么区别呢?”真是神逻辑!作为顾客,我管你管自己叫什么公司啊,互联网公司也好,电公司也好,火车头公司也好,蒸汽机公司也好,我用你的服务是要解决出行的问题,你给我派了一个见了红灯不知道停的司机,哪怕你管你自己叫齐天大圣公司,我也给你告到玉皇大帝那儿去,难道我为了维护你和传统出租车公司的区别而牺牲人身安全?


对了,玉皇大帝没有用,告到如来那儿去,给你个紧箍咒戴戴吧。



作者朱宇本科毕业于复旦大学外文系,研究生毕业于复旦大学国际金融系,曾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供职近20年。她的个人公号是"朱宇Zoe"。


秦朔朋友圈微信公众号:qspyq2015

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号:qspyqswhz

Copyright © 柳州原创音乐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