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说|《我的前半生》里还有还尚未崩塌的精神吗?

想猜的黎思希 2019-11-09 13:40:41

??上方蓝色字体定期阅读。



《我的前半生》不消停地闹腾了小半月,终于,全剧的走向也到了一个狗血的关键之处。情人恋闺蜜,千古戏码全面展开…


不得不说,袁泉的表演击中了我的心。贺涵向唐晶坦白的这一幕太扎心,满盈的泪水在她深凹的眼眶里,把不甘、愤怒、痛苦、绝望演绎得太饱满,以至于我忍不住湿了眼眶,一秒变迷妹。

人无完人。人前自信风光,甚至有点嚣张的唐晶,在面临这样一个天崩地裂的变故,也依然尽可能地保有了所谓的姿态。面对贺涵、罗子君和薛甄珠,三场戏,袁泉演出了完全不同的感觉,真实而贴切,不差分毫。


在恋人的背叛面前,她毫不犹豫地摘下戒指;在朋友地背叛面前,她愤怒撒气、冷酷任性、绝不原谅;在朋友母亲无理而荒唐的要求面前,她痛苦忍耐,未失仪态。


你可以骂她作,骂她不懂珍惜、患得患失、疑心病重,但你却心知肚明,袁泉式的唐晶,实在太有风骨。这样一个自信、能干、果决的女人,太坚强、太明理,以至于再绝望无解,在忠于自我、独立坚强这条路上,她从未妥协,也从未低三下四。


我对亦舒很陌生。但我想,剧中的唐晶,才是真正的亦舒女郎吧。



对《我的前半生》刚播出时被普罗大众唾沫星子狂淹这件事,我并不感兴趣。


一个几乎不看言情的人,实在谈不上对师太以及师太迷妹口中的女人姿态有多执着。上海拜金嗲囡呱噪登场,引得真假亦舒粉齐炮轰,但我并不认为这一类女人就没有存在、成长和蜕变的必要与可能。


为此,我还特地在kindle上下了原著,翻阅了一下,发现书中那个“人家都上岸了,我才出来徒手搏击”的罗子君,比大部分亦舒粉所笃定的那个素衣清冷的女郎要更加丰满一些。一个从失败婚姻中趟出来的新女性,只为自己而活,却也免不了被“无边无涯的寂寞”折磨,也会因为“心底的安全感灰飞烟灭”而向往一个温暖的家。所以,再坚强的女郎在亦舒笔下,依然会“梦到在角落哭泣的自己”,“今生今世都带着这个伤口活下去”,然后,在异国他乡邂逅另一位高富帅而春心萌动、小鹿乱撞…


改编和原著之间永远都存在不可平复的博弈。有原著党的观众,就有非原著党的观众。一部改编剧的好坏,倒不在于它在多大程度上还原了原著,而是故事剧情、逻辑架构、脉络发展是否合理,演员的表演是否到位,以及这些元素之上的立意和精神是不是有良性价值,这些才比较重要。


所以,剧后期的罗子君,从某种角度上说,与师太精神并无天差地别。反而,如果一个娇嗔富太能真正蜕变为一个独立女性,这其中的成长和变化倒是更值得细细体会。剧的不足,倒不在于创造出了上海贵妇版的罗子君,而是对这个转变的刻画和描写太单薄了,而贺涵这一个头顶男性光环的救世主的存在,实在是最大的败笔。



如果这部剧是想以罗子君的个人成长为剧情主线,那么贺涵这棵大树实在荫蔽得有点多余,表面上是良师益友,实际上则是钻石王老五beta2,无微不至地输出关心、散发能量、惹人依靠,反而削弱了女性的力量、肤浅了主题。罗子君爱上贺涵,我真的看不出这中间有什么独立生命的碰撞和光芒…


除非,贺涵的存在只是一个中介,罗子君的成长必须通过爱上他来直面人际关系的戏剧性和复杂性,这才比较说得通。用师太在《我的前半生》中的原话来说,就是——“人际关系这一门科学永远没有学成毕业的一日,每天都似投身于砂石中,缓缓磨动,皮破血流”。在自己的个人情感和闺蜜恩人之间做单项选择题,没有所谓圆滑的退路。这里面涉及的问题其实尖锐而深刻的,是理智与情感的双重较量,是良知与自我的激烈博弈,没有遇到这种问题的人或许可以云淡风轻地说一句忠于自我,但真正的好人,很难做到如此轻松。


有人说,爱情没有对错。是,看起来无懈可击,但凡事皆有因果,即便果无对错,因也难辞其咎。罗子君,尽管事后的态度和行为尚可圈可点,但仔细想想,当初想当然地一而再、再而三麻烦闺蜜男友,并在夜深人静时独白对他隐匿的崇拜与思念之时,爱情或许尚未开花,但这些日积月累的行为就已经是在种下苦果。


有些边界不能逾越、有些距离不能废弃、有些尺度不能放任,否则,就和那“不叮无缝蛋的苍蝇”也什么本质差别了。


所以,人生如战场,处处有考验。在上一场戏中,你可能是受害者;在后一场戏中,生活就给了你一个恶人的角色。所谓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大抵是被生活反复捉弄,一再丢入道德撕裂的漩涡。成长,就是能够有对自私说不的底气。



在原著里,唐晶爱上莫家辉后,跟着他去了澳洲,做了全职太太…对于剧中的这个改编,我更喜欢。不去计较那些漏洞百出的职场报复,唐晶这个人物,真的是自始自终最忠于独立精神的人。为了保持这个角色的有血有肉,我特别不愿意编剧给她披上残忍的圣人外衣…


所以,我不愿意看到最后的结局落入俗套,变成唐晶想通、成全子君、送上祝福之类的戏码。真实生活中,哪有什么以债抵债、心胸宽广?只有深刻地断舍离…


双重背叛这道伤口的抚慰剂,只有时间。如果连时间都治愈不了,那只能散落天涯。非要用一个破镜重圆的童话故事,去解构这种伤害,真的蛮无趣的。文学作品也好、剧本也好,少一些皆大欢喜、一笑泯恩仇的桥段,可能反而更抽丝剥茧、真实通透罢。


把《我的前半生》当成一部纯粹讲女性成长的剧,还不如把它当成一部讲人际关系的剧、与家人、恋人、朋友、同事、上级之间相处的那些磨砂石,分明而凌厉地存在。


这样,或许在狗血的剧情外,我们还能惊喜地发现一些尚未崩塌的精神,还能细细品味师太所说的“婚姻犹如黑社会”、它“不为人知的内幕”、“办公室里的贩夫走卒”、“天地玄黄、宇宙洪晃式的孤独”、“真正自由的时代”……



{原创作品,禁止转载}

{若喜欢,欢迎分享转发}

Copyright © 柳州原创音乐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