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PF】江苏省科技厅原巡视员朱宇:我对知识产权强国建设三个重要问题的思考

强国院 2019-11-19 16:44:25


    强国研究院,互联网型知识产权智库    


编者按

在强国知识产权论坛(CIPF)上,江苏省科技厅原巡视员朱宇提出他对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的三点思考——关于知识产权强国目标定位、知识产权强国新的思路、 知识强国建设的举措三方面的思考,值得我们借鉴和探讨。

朱宇

江苏省科技厅原巡视员、江苏省知识产权局原局长、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家库专家

历任江苏省科技厅高新技术及产业化处处长、科技条件与机构处处长,省知识产权局党组书记、局长。现任江苏省科技创新协会会长,江苏知识产权研究院院长,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家库专家。任省知识产权局局长期间,创建了全国第一个“实施知识产权战略示范省”,推动江苏专利从全国第六位跃居为第一。领导制定了我国第一个地方企业知识产权管理规范。主持了10多个国家和省级研究课题,获得江苏省社科一等奖一项,江苏省科技进步三等奖一项,在报刊杂志发表20余篇文章,编著企业知识产权管理规范培训教程等10余部书籍。

发言主题:我对知识产权强国建设三个重要问题的思考



朱宇: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大家上午好,我汇报的题目是“对知识产权强国建设三个问题的思考”,这些思考也是我在工作中的体会。

大家知道去年年底国务院颁布了关于新形势下加快建设知识产权强国的意见,国知局希望我们江苏能在全国领先一步争创引领型的知识产权强省。最近结合制定十三五知识产权规划,我们就如何建设引领型知识产权强省作了一些研究思考,同时我们很好的学习了国务院的文件包括兄弟省市的做法与经验,也参考了国外的一些资料。我感觉到在建设知识产权强国中有三个问题,有必要提出来跟大家一起探讨。

第一个问题就是关于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目标问题。

关于建设知识产权强国的目标定位,申局长有一个讲话我非常同意。他说建设知识产权强国一定要有世界水平,同时要有中国特色。不能光是我们自己说是强国,还要国家世界上大多数国家认可,所以强国的这个目标就一定要定位在国际的高水平。同时中国在建设知识产权强国的过程中一定会遇到很多问题,而且这些问题可能是其他国家还没有遇到到,是属于中国特有的问题,所以建设知识产权强国一定要有中国特色。另外我觉得目标的定位要考虑二点。

第一、昨天刘处也讲到我非常同意的一点——知识产权强国建设具有基础性、战略性和协同性。基础性就是没有知识产权强国的话,科技强国,贸易强国,经济强国可能都做不到。战略性就是知识产权强国要先行,只有知识产权先强,其他才能强起来。另外是协同性,跟其他科技强国战略,经济强国战略,贸易强国战略等要有协同,就是知识产权强国建设不是孤立的战略,必须要跟其他的战略紧密协同才能取得好的效果。定目标的时候就要考虑如何跟其他战略目标协同的问题。

第二、知识产权强国的目标设定,还要跟我们的大战略要协同,知识产权强国建设一定是一个长期过程不是五年十年就可以建成强国,在战略上在目标定位上要跟我们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以至于我们国家的三步走的发展战略要协同。也就是说我们希望能够到2020年进入知识产权强国的门槛,到2030年能够加入世界知识产权强国的行列,到2045年进入知识产权强国的前列,这样来设计我们的长远目标。

第三、目标转型问题。从现在起到2020年是我们由知识产权大国向知识产权强国转型一个阶段,那么你的目标就要反映出你转型的要求目标。我现在学习了国家两个文件,包括去年年底和前年年底发的两个文件都跟知识产权强国有关的,但这里面反映得不够。我认为第一要强化投入目标,投入目标可能跟创新驱动战略,有交叉有协同问题,大家知道知识产权很大一部分产出特别是专利产出是与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包括部分试验发展研究投入紧密相关,要增加这方面的投入才可能产出很多好的知识产权。我们以前强调不够,好像与知识产权无关,其实关系很大。第二保护的投入,实际上现在知识产权保护到了大投入的时候了。我们以前强调制定法律,现在要执法,而且是要严格执法。我认为严格执法比制定法律要有大得多的投入才行,你看现在查酒驾全国公安机关投入了多大的力量,查侵权假冒肯定要花更大的成本。第二个目标的转型问题,就是强化产出目标的质量导向,由知识产权大国走向强国质量的导向非常重要。第三我认为要增加绩效目标知识产权强国建设要更加注重对经济增长的贡献。

第二汇报一下我的体会,就是知识产权强国要有新的思路

我们不能按照原来的思路,当然有的思路,原来的思路,好的要坚持,但是我觉得毕竟经我们现在进入了强国建设的新时期,必须要有新的办法,新的思路,那么这个新的办法新的思路我认为有二个认识前提,一个是对知识产权强国本质的认识,本质上是什么?我认为就是我国由劳动力红利向创新红利和知识产权红利转变的过程,是不断提升知识产权实力并且引领驱动知识产权发展的过程;另一个认识知识产权强国的核心是什么?我认为在当前和相当长的时间内核心就是要提升我们知识产权的价值,使中国的一件专利、一件商标、一件版权的价值能够提升达到甚至超过知识产权强国的水平。现在我们量够多了,是世界第一,如果我们知识产权的价值能够提高,那我们就是知识产权强国,知识产权的价值比质量内涵更广泛。价值包括经济价值、法律价值、技术价值,当然也包括了质量,涵盖了质量,价值是从市场的视角来看待知识产权的很好的一个角度。我们一般从技术角度、法律角度来看,但是从市场角度比较少,未来要更多地从市场角度认识知识产权的问题。

提升知识产权的价值涉及到很多方面,在思路上我们要进行相应的转变,涉及到思路方面至少有以下七个:

一个就是,知识产权创造要从提升数量质量向提升价值转变,国知局提出质量布局质量取胜,我认为前面还要加一个价值导向这个就比较全,没有价值你数量等于零,质量也等于零。第二个思路转变我认为运用要从转化实施转向战略运用,这个我想在座各位都有很深的体会。第三保护要从适度保护转向严格保护,这一条司法界大家可能有很多不同的看法,因为很多人认为我们创新水平低,只能适度保护,但是国务院已经严格明确要严格保护,如何严格保护,很重要就是要提高赔偿的额度。我们有专家统计过,我们现在平均的法定赔偿额是8万人民币,在美国平均是500万美金,差距是极大,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我们国家提出来要成为国际知识产权纠纷解决的目的地,如果要成为这个目的地如果不能够大幅度提升知识产权赔偿额度那是不可能。第四是管理要从多头分散转向相对集中,第五服务要从基础代理转向高端综合。第六战略实施要从关注知识产权自身发展转向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第七知识产权国际合作要从积极参与向主动作为转,为中国知识产权强国建设创造好的国际环境。

关于知识强国建设的举措问题,我认为第一要重视培育高价值知识产权,现在转化难,运营难,症结就是没有好的东西,没有好的成果,没有好的知识产权。有价值的有比较高的知识产权价值非常强手、非常好转化、非常好运营。要从源头上解决我们知识产权强国的问题,我认为要大力的培育高价值知识产权。如何培育?涉及到规划布局,高效研发,发明披露审查,高质量地创权确权,强有力的保护等。第二要把IP密集型产业作为突破口。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发展得好不好是检验我们知识产权工作的最好的试金石。发展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涉及到开发知识产权密集型产品,培育知识产权密集型企业,形成知识产权密集产业集聚区以及纳入统计指标这些问题,都应该很好地研究解决。第三严格知识产权保护。我认为严格保护要六位一体:一是企业要自保,企业自己都没有很好的保护措施的话,那知识产权真正要保护好还是比较难的;二是行业要自律,面向社会开展正版真货承诺活动;三是维权援助,特别向中小企业提供维权援助;四是仲裁调解,提供第三方调解途径;五是行政保护,简变高效;六是司法保护,加大处罚力度。这”六位一体的保护才能够真正的严格保护。

最后建设知识产权强国很重要的一个任务就是要创立中国特色的知识产权制度理论体系。中国知识产权制度从无到有已经30多年。在这30多年特别是2008年以后中国知识产权的发展波澜壮阔,有很多好的经验和好的做法。包括今后知识产权强国建设中也会有好的经验做法,如何把这些好的做法经验及时上升到理论高度用来指导我们中国知识产权强国的建设?如果没有正确理论指导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的话就有可能走弯路或受到的挫折,所以这一条也应在建设知识产权强国过程中作为一项重大的任务。

我今天就汇报到这里,谢谢大家!





( 编辑:北京强国知识产权研究院  潇潇 )



Copyright © 柳州原创音乐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