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医生|放弃公立医院,朱宇的医疗追求不需要所有人懂

全球医来了 2019-10-16 09:39:35

关注我们,了解最真实的医生


本期推荐医生
姓名:朱宇

北京和睦家医院妇产科主治医师、擅长各类妇科常见病、多发病的诊治


2014年“更难就业季”,临床医学毕业的小张多次被公立医院say NO后,决定把目光转向社区医院和诊所。然而在北京妇产医院妇产科工作的医生朱宇,却辞去工作8年之久的公立医院医生职位......

 


朱宇,2006年毕业于哈尔滨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毕业后进入北京妇产医院从事妇产科工作,一干就是8年。

 
然而比女人更懂女人的朱宇,最初的梦想是做一名急诊室医生。

放弃公立医院,追求更高梦想


朱宇在北京郊区长大,曾目睹了三个亲人的猝死,于是立志做一名急诊室医生,尽自己力量去救危及的病人。


医学院毕业后的朱宇,却因为就业形势不得不临时进入妇产医院,再寻找新的机会完成自己的急症室梦想。但让朱宇也没想到的是,这个临时的决定却成了他职业生涯的重大转折。
 


到妇产医院工作之后,朱宇发现产科这个工作性质和急诊非常相象,它需要一个医生有非常敏锐的洞察力、非常快速的反应力、非常好的体力,才能完成和胜任这项工作。

 
出于对急诊的梦想,在大学期间朱宇对急诊内科学、外科手术、应急疾病的处理学习非常精细,而产科工作正融合了内科和外科共同的特点。这些共同点促使朱宇对产科研究更加深入,8年期间轮转学习了妇科、产科、计划生育科、妇科肿瘤,也因此热爱上了产科工作。
 


工作8个年头,正当朱宇的事业巅峰期,他却毅然选择放弃公立医院,选择加入北京和睦家医院妇产科,在外人眼里,逃离体制的朱宇有些冒险,但在朱宇看来这是更负责任的选择。

 

“在公立医院由于体制的问题病人特别多,医生工作量特别大,病人的医疗质量是肯定会受到影响的。病人在公立医院感觉不到人文关怀。在促使我学医的根本动力就是我家里人的一些变故,我觉得医生是为病人工作,通过更多人文关怀解决他们的病痛,所以我选择了更能体现人文关怀的私立医院。”在接受全球医记者采访时朱宇说道。

 

在经历3位亲人去世的朱宇来说,与众多医生一样,救死扶伤、关怀病人是朱宇坚守的医德。




与其他人不一样的,是朱宇勇于打破常规,敢于追求更高的医疗梦想,敢于为医疗事业放弃公立体制。


作为男产科医生,却备受女患者信任


在我国有十几万名妇产科医生,其中有1/10是男性妇产科医生,朱宇就是其中一员。




作为男性妇产科医生,在传统思想下也总会遇到病人或家属拒绝的情况,但更多的情况是朱宇用他的态度和亲和力在“女人堆”建立起了信任和权威,用他的话说“我比女医生更能体会做女人的辛苦和不易”。

 

在分娩前经常会遇到特殊情况,让朱宇记忆中很有多生死时刻。




在朱宇的经产妇中,有一个经药物催产的产妇在病房到产房的过程中,电梯里突然破水,到达产房时胎心特别慢,病人当时破水之后出现一个突发的羊水栓塞,导致胎心减慢、血氧降低,经过朱宇的积极抢救把病人抢救过来。


当母子平安出产房的那一刻,朱宇觉得被走廊空调吹的后背发凉,这时才发现衣服早已被汗水湿透,腿部有些酸疼。在朱宇看来一切的付出都比不上病人和家属的一声谢谢和信任的微笑。
 
凭借精湛的医术和高尚的医德,朱宇在当今医患关系较为紧张的情况下,却得到了病人和家属的一致信任。


  有个荣誉叫“妇女之友”


医院看病,等待两个小时却只用了2分钟问诊是每个公立医院的现状。对医生来说能够训练和精炼出病人的核心问题,两三分钟能够抓住重点。但对于病人来说,有些潜在问题会让医生忽视。




离开公立医院,朱宇的诊断时间从最初的3分钟/人/次到20—40分钟/人/次,在问诊过程中与患者全面沟通,了解病情形成原因和潜在的问题,给患者更为长远的关爱和人文关怀是朱宇的对自己医疗事业的最终追求。


“在我这里平安诞生的宝宝已经有数千人,在每一个宝宝睁开双眼看到这个七彩世界的那一刻,是我感到最幸福的。”


采访最后,朱宇说完这句话就匆匆离开了,1小时后将有一个宝宝经朱宇的手来到这个七彩世界。


我跟他开玩笑说你是“妇女之友”啊。

他却认真的答道“这是我作为男产科医生的荣幸”。


注:本文为全球医小编原创,转载请在后台留言说明;




更多健康资讯

尽在全球医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Copyright © 柳州原创音乐协会@2017